学院新闻

学院新闻

您当前位置是: 首页» 学院新闻
《经济科学》创刊40周年 | 刘伟:关于《经济科学》的几件事

2019-12-19  

 

时间过得真快,《经济科学》自1979年创刊以来,已经走过40年历程了。小东邀我写篇文字以结集,算是对《经济科学》创刊40年的一份纪念吧。

 

1979年创刊时,我还是北大经济系的本科生,作为77级入学的学生,那时正读本科二年级。初创时的主编是当时经济系主任陈岱孙先生,编委也都是系里老师兼任,其中不乏名家大师。刊物名称《经济科学》据说是经过广泛征询意见后,由陈岱孙先生最终确定的。那时,经济类学术刊物还较少,所以《经济科学》的创刊(初期有一段为试刊)还是十分引人关注的事情,作为在读本科的学生大都知道并很关心。

 

我作为作者与《经济科学》发生联系是在1983年。那时我正在读硕士研究生,师从张友仁教授、刘方棫教授等,写了一篇习作,是马克思生产劳动学说方面的。当时陈岱孙先生给我们讲授马克思的剩余价值学说史,涉及关于生产劳动学说的一个专题,我写了篇稿子,既是课程作业同时也转投《经济科学》,经反复修改后,发表在《经济科学》1983年第1期上,题目是《马克思的“服务论”——学习马克思生产劳动学说札记》。这是我从事经济学教学研究最早发表的学术论文之一。同一年我在中国人民大学的《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上也发表了一篇论文。记得当时作为编委的周元老师多次找我谈过稿件的修改问题,甚至约我到他家里做过长谈,使我受益匪浅。也正因为如此,使我对周元老师产生了特别的敬重之情,后来毕业留校后与周元老师间的交往更是令我难忘。

 

毕业留校任教后,1989年我有幸作为《经济科学》编委进入编委会。之前主编是陈岱孙先生,那年陈岱孙先生表示自己年事已高(陈先生是1900年出生,当时已89岁),要求辞去主编一职。院里经研究,尊重陈岱老的意见,由之前的常务副主编刘方棫先生接任主编,所以我兼任编委工作主要是在刘方棫先生领导下进行。可以说,刘方棫先生为《经济科学》付出了大量的努力和心血。还有一些老师也都默默地做着编辑部的工作,我所知道的像陈德华教授、张德修教授、巫宁耕教授等等,都承担了许多任务,兢兢业业不图回报地奉献着。1993年我作为经济学院副院长,分管学院科研方面的工作。1994年《经济科学》编委会调整,院里决定让我接过主编的担子。从1994年起直至2015年,我兼任《经济科学》主编二十多年,直到2015年11月调离北大到人大任职之前。我们新调整的编委会成员都是较年轻的老师,由经济学院和光华管理学院(1993年从经济学院分出组建)的中青年老师组成,是一个非常有思想而又十分活跃的集体。大家在一起十分愉快而又十分坦诚,每次编委会开会讨论研究发稿,都是热烈而风趣的,所以每次聚会都成为一种期盼,真的是非常怀念那段时光。尽管二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中青年现在也都不再年轻,但回想起那段大家在一起的《经济科学》时光,还是很开心的。

 

在我接任主编时,陈岱老曾嘱咐我几件事。一是刊物要保持学术之尊严,不要做广告,不要以刊物经营收入(所以《经济科学》自陈岱老起到我任主编的几十年里没有做过任何广告)。二是刊物要保持科学之追求,不要脱离科学精神,不要媚俗(所以《经济科学》编辑指导思想上长期不做商业性炒作活动)。三是刊物要保持思想之冷静,不要盲目跟风追风,不要怕“烧冷灶”(所以《经济科学》长期坚持以发表经济学基础理论以及思想史和经济史方面文章为基调)。陈岱老所嘱咐的,我是一直不敢忘,也是编委会的长期共识。应当说《经济科学》多年来在相关的学术期刊评价中总是能够名列前茅,特别是能获得教育部和国家社科基金对学术期刊的支持,与其长期贯彻的坚守学术科学精神有着密切的关系。

 

提到《经济科学》的老同志,我还想特别说一下林顺宝先生,一位老实肯干的先生。林先生温厚认真,为《经济科学》做了许多具体事情,虽已去世多年,但他那温文尔雅的长者风貌一直存在我心底。还有不少老师,像鲁达先生,有着不凡的经历,踏踏实实默不作声地在《经济科学》工作,令人尊敬。还有不算年老但却在《经济科学》工作了很长时间,可以说把一生主要精力都奉献给《经济科学》的洪宁老师。她自北大经济系毕业留校任教即在《经济科学》做专职编辑,后来任专职副主编。可以说,我任主编时主要是依靠她的工作,直到退休。不幸的是,洪宁老师前不久离开了我们。我要特别感谢她!印象里她总是那样正直、青春。

 

现在《经济科学》又有一批更为年轻和更富有才华的学者在做编委,相信《经济科学》一定会越来越有学术影响力和生命力。祝福《经济科学》在我们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中做出更大的贡献,并在做出贡献中实现自身的成长。

  

作者:刘伟

 
现任中国人民大学校长。2002年至2010年任正规网赌的网址院长;1989至2015年任《经济科学》编委,其中1994至2015年任主编。曾在《经济科学》发表《马克思的“服务论”——学习马克思生产劳动学说札记》(1983年第1期)、《GDP与发展观——从改革开放以来对GDP的认识看发展观的变化》(2018年第2期)等

 

供稿 | 《经济科学》编辑部

美编 | 豆荚

责编 | 阿布、禾禾


  • 正规网赌的网址

  • 北大经院人

  • 经院校友办

Baidu
sogou